绵阳市中心医院欢迎您!今天是:

【患者眼中的医生】“神医”黄忠奎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本文来源:转自《绵阳日报》 阅读次数:0

近日,一位患者将他在绵阳市中心医院皮肤科的就医经历写下来刊登在《绵阳日报》,现将原文转载如下:


我是20多年前结识黄忠奎医生的。

结识黄医生,于我看来,近乎传奇。

20多年前,我出差某地,早晨醒来,左眼睁不开,对着镜子一照,左眼上角有些红肿,因为事务繁忙,也没管它。糟糕的是,一天下来,那红肿愈发严重了,而且还很痛。于是第二天到医院,门诊眼科。病人不少,医生自然有点忙,轮到我时,自述未完,医生看了一眼,“肾炎!”我急忙申辩:“刚刚体检,我肾功正常啊。”“再查一次!”我想,如果真是肾炎,怎么会只有一只眼睛肿呢?把这想法向医生报告后,医生说,肾炎也可能只有一只眼睛要肿。就此门诊结束。

一回绵阳,我就去中心医院,进门恰遇一位医生朋友,他问我怎么回事?我指指眼睛,略略一说。朋友热情,拿起电话便打,旋即告诉我,“去皮肤科黄忠奎医生。”

来到皮肤科,候诊的病人照样多,轮到我时,黄医生听完我的陈述,仔细端详我的左眼,笑着说:“没事,飞虫叮的。”说完开药,边开边告诉我用法。我拿到药一看,很小的一个圆盒,内装药膏。我急不可待地把药膏涂抹于红肿处,立时一阵清凉,感觉甚好。回家吃完午饭,对着镜子再看,红肿消退不少,待下午下班,红肿神奇地消失了,一切回归正常。

从此,我结识了黄忠奎医生,也领教了他的高明医术。

举世皆知,人一老,奇奇怪怪的毛病不请自来。十几年前,某个冬日,小腿后部奇痒,我抠摸抠摸,也就罢了。问题是自此之后,只要到冬天光临,小腿后部总不安生,年复一年,居然有少许鳞片附于患处,这把我吓得不轻,又去求教黄医生,他要我卷起裤管,端详一番,让我去诊室隔壁的检查室取样化验,结果出来后,原是真菌感染所致。他说用药膏涂抹即可。我用他开的药膏涂抹,一日三两次,不到一个礼拜,竟然好了,不痛不痒,皮肤光滑如初,并从此患处再无不适。我去感谢黄医生,他只是笑笑:“小事一桩,小事一桩。”


还有一次,我隐秘处不知怎的,总是湿漉漉的,似乎还有气味怪异的体液渗出,再去求教黄医生。他一看,说老年男人常有这种情况发生,无须用药,要我去电器商场买一个家用烤火器,每日于适当距离对着湿处烤几次。我依嘱而行,果然有效。人们赞誉医生,常说药到病除,黄医生不施药也令病除,果然手段了得!

几年前的一个夏天,好生生的小腿下方突有红点出现,虽不疼,但很痒,感觉怪怪的。依经验,当然是去找黄医生。找到他,他说是什么什么病名,我都记不清了。只是记得他开了一小瓶药水,外加几块消毒纱布,嘱咐我回家把病腿放平,用药水纱布沾湿后贴在红点处,若纱布干了,则重复进行,一日数次。两三日后,红点消失,万事大吉,老伴见了,由衷感叹:黄医生真有本事。

有言道,“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”,此言不虚。去年夏天某日,毫无征兆,中午时分,我小腿下部出现散漫红点,开始不以为然,殊不知午饭过后,红点多了起来,开始疼痛了,至下午三四点钟,红点猛增,疼痛难忍,脚甚至无法贴地,同时高烧。老伴一看情状不妙,连忙通知儿子,儿子开车把我送至医院,黄医生一看,果决断言:“丹毒,立即住院。”于是住了半个月的院,输了半个月的液,期间辅之敷药灯烤,终于痊愈出院。出院前夕,我向黄医生求教此病由来。黄医生说,丹毒是细菌进入血液所致,弄不好会转成败血症,十分危险。我因就医及时,幸未酿成大祸。我问黄医生,我皮肤并无创口,细菌何以进入?黄医生娓娓道来:人一老,器官就会自然老化,皮肤也是人体器官之一,自然也会老化。没看见创口,并不有意味细菌无隙可入,故上了年纪的人对此不可大意。一席话,通俗易懂,令我醍醐灌顶,顿开茅塞。

某日,我和医院的朋友小聚,黄医生在座,我傻傻地问他,在皮肤科看病,不像胸肺骨科,有影像支持,多数只能凭经验观察诊断,你总是火眼金睛,一剑封喉,准确有效,此等医术,是何得来?黄医生有些腼腆,用“肤浅肤浅”四字谦之。他这一自谦,暴露了我真正的肤浅,一时惭愧万分,无地自容,只得自罚几杯混了过去。

黄医生,真“神医”也。

微信订阅号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微信服务号